<ruby id="mxtns"><progress id="mxtns"></progress></ruby>

<tt id="mxtns"></tt>
  • <cite id="mxtns"></cite>
  • <rt id="mxtns"></rt>

    <cite id="mxtns"></cite>
  • <tt id="mxtns"></tt>
    1. 上市股改中的涉稅問題及對策探討

      譚偉 李滌非2021-03-02 16:41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譚偉 李滌非/文  自2019年以來,以科創板開板、創業板注冊制為代表的國內資本市場改革快速推進。在此背景下,一大批優質企業,特別是各類科技創新企業持續登陸境內資本市場。而股改往往是擬上市企業通往境內上市的第一步。

      股改包括上市公司實施股權分置改革、未上市公司引入股權激勵或者公司形式從有限責任公司變為股份制有限公司等多種情形。在IPO的語境下,股改通常是指“有限責任公司按原賬面凈資產值折股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的法律法規并沒有限定上市股改的具體步驟。實踐中,企業在IPO前通過整體變更實施股改,通常需要經歷審計、評估、有限公司召開股東會、簽署發起人協議、驗資、召開股份公司創立大會以及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等。而這些步驟中的涉稅問題一直是證券監管機構和稅務機關的關注重點。從上市發行人披露的公告可以看出,監管機構經常會問到“發行人歷次股權轉讓、整體改制、盈余公積金及未分配利潤轉增股本過程中,發行人實際控制人是否履行了納稅義務,是否存在重大違法違規情形,是否構成對本次發行上市的法律障礙”之類的問題,要求企業及保代機構予以明確回復和信息披露。

      由于潛在稅收金額較高,加上股東可能缺乏納稅資金來源,如何處理好股改的涉稅問題成為擬上市企業的一道“上市必答題”,企業需要在上市過程中提前考慮和解決多方面的稅務問題,比如實施股改對擬上市企業和股東分別有哪些稅務影響,以及擬上市企業和股東如何妥善解決股改的相關稅務問題。

      上市股改的涉稅問題

      在整體變更時,擬上市企業往往會按照凈資產進行折股,即將審計后的公司凈資產按一定比例作為股本投入股份公司,其余部分作為股份公司的資本公積。擬上市企業折股時,可能會將盈余公積、資本公積或者未分配利潤轉增股本。除了增加股本和資本公積所產生的印花稅,按凈資產折股一般不會對擬上市企業造成直接的稅務影響。

      對于將盈余公積、未分配利潤以及除股權(票)溢價外的其他資本公積轉增股本的行為,從稅務角度會被視同對公司股東的股息、紅利分配。如果公司股東是中國居民企業,擬上市企業轉增股本,適用居民企業間分配股息、紅利免稅的規定。

      如果公司股東是非居民企業,股東一般需要就轉增的數額視同從中國境內企業取得股息,并按照10%的稅率繳納中國企業所得稅。如果非居民企業所在的稅收居民國/地區和中國簽署有雙邊稅收協定,且在協定里針對股息給予比10%更優惠的稅率,那么非居民企業股東有機會降低整體變更時視同取得股息所得的稅負。例如,在中國香港、新加坡、德國等協定中,股息的稅率在一定條件下可以降低至5%。

      此外,為了進一步鼓勵境外投資者在華投資,從2017年起,符合條件的境外投資者以分配利潤直接投資暫不征收預提所得稅,稅款可以遞延到未來收回投資時再繳納。政策適用于所有非禁止外商投資的項目和領域,適用的利潤分配方式包括新增或轉增中國境內居民企業實收資本或者資本公積。

      通過享受上述遞延納稅政策,擬上市企業的非居民企業股東可以顯著降低股改時的稅負。某創業板上市公司披露其非居民企業股東已經根據上述政策向主管稅務機關辦理了股改遞延納稅備案。如果擬上市企業的非居民企業股東符合條件但是股改時未享受遞延納稅的,可在實際繳納相關稅款之日起三年內申請追補享受該政策,退還已繳納的稅款。

      相比公司股東,實施股改對擬上市企業的自然人股東有更復雜的稅務影響。股改時以盈余公積、未分配利潤以及除股權(票)溢價外的其他資本公積轉增股本,自然人股東通常需要按照“股息所得”繳納20%的個人所得稅。但是,股改時以股權(票)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轉增股本是否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以及何時繳納個人所得稅,在實踐中存在較多爭議。

      國稅發(1997)198號和國稅函(1998)289號這兩個文件規定,對于股份制企業將股票溢價發行收入所形成的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不征收個人所得稅,與此不符的其他資本公積金分配個人所得部分,應當依法征收個人所得稅。在實務中,對于上述規定中的“股份制企業”和“股票溢價發行收入”存在狹義和廣義兩種理解,從而就股權(票)溢價形成的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得出應征稅和不應征稅兩種結論。

      由于股改往往是擬上市企業成為股份有限公司、通往上市的第一步,轉增的資本公積可能更多地是來自上市前多輪融資過程中引入投資人產生的資本溢價。這種情況對于電子信息、互聯網和生物醫藥公司等科創屬性較強的擬上市企業非常普遍。如果對資本溢價轉增股本征收個人所得稅,由于涉及納稅金額通常較大,加之自然人股東并未在這個過程中套現,擬上市公司的自然人股東將承擔較大的稅務成本和現金流壓力。

      雖然財稅(2015)116號規定,自2016年1月1日起,全國范圍內的中小高新技術企業以未分配利潤、盈余公積、資本公積向個人股東轉增股本時,個人股東一次繳納個人所得稅有困難的,可在不超過5年內分期繳納。但是由于其適用條件限定為中小高新技術企業(年銷售額和資產總額均不超過2億元、從業人數不超過500人),規模較大的擬上市企業往往無法適用。法規亟待對政策的適用范圍等進行調整和優化,以使得更多的企業和個人能夠享受優惠政策。

      上市股改稅務問題的對策探討

      在上市審核時,證券監管機構通常會關注擬上市企業整體改制時,實際控制人是否履行了納稅義務。資本市場的涉稅問題也是各地稅務機關關注的重點。因此,擬上市企業需要盡早考慮股改時的稅收問題,特別是對非居民企業股東和自然人股東的潛在稅務影響。

      對于擬上市企業的非居民企業股東,在被投資企業股改前,應當注意提前判斷是否滿足有關稅收協定的優惠股息條款或者以分配利潤直接投資遞延納稅的政策。非居民企業股東可享受但未享受稅收協定待遇或遞延納稅政策,從而在股改時繳過稅款的,可在3年內向主管稅務機關申請退還。

      對于股改時的個人所得稅問題,由于其對實控人有較大影響和復雜性,擬上市公司應該予以更多關注。由于各地對政策理解的不一致性,在上市公司披露的案例中,我們觀察到對于股改時以資本溢價轉增股本,存在多種不同的個人所得稅稅務處理,包括:上市前大股東全額繳納個人所得稅,大股東僅對于2016年以后的轉增行為繳納個人所得稅,大股東和地方政府以及主管稅務局進行溝通后緩繳相關個人所得稅,大股東按照116號文申請遞延納稅,地方政府協助安排“股改貸”等。擬上市企業的自然人股東需要結合企業自身情況,提前與地方政府和稅務機關做好溝通,在符合上市審核和稅法要求的前提下,爭取稅款繳納負擔較輕的處理方式。

      此外,根據財稅字[1994]20號,外籍個人從外商投資企業取得的股息、紅利所得暫免征收個人所得稅,國家稅務總局2018年發布的繼續有效的個人所得稅文件中也確認該文件繼續有效,但是各地稅務機關對于該政策是否仍能適用存在不同操作和處理。在實踐中,我們觀察到諸多境內上市公司的外籍自然人股東就分紅事項成功享受個人所得稅免稅處理。

      因此,擬上市企業在股改前,需要有前瞻性的規劃和安排,全面考慮上市以及稅務合規要求,選取最合適的股改路徑和稅務處理方式,降低上市的時間成本和稅務成本。

      (譚偉系畢馬威中國稅務合伙人,李滌非系畢馬威中國稅務總監)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国产欧美国日产,国产久热在线观看视频,欧美另类高清ZO欧美,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