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mxtns"><progress id="mxtns"></progress></ruby>

<tt id="mxtns"></tt>
  • <cite id="mxtns"></cite>
  • <rt id="mxtns"></rt>

    <cite id="mxtns"></cite>
  • <tt id="mxtns"></tt>
    1. 鏈家的野心,不止便利店

      程璐洋2021-03-18 20:1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程璐洋 鏈家開了便利店,目標是今年內要在北京開出上百家。

      3月9日,工商資料顯示,鏈家關聯公司北京鏈家置地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經營范圍中新增了“新鮮水果、新鮮蔬菜”。

      更早的2020年9月,該公司經營范圍變更中,新增過食品、藥品銷售等業務,包括銷售日用品、I類醫療器械;承辦展覽展示活動;會議服務;銷售食品;零售藥品。

      三個月后的12月,在北京市海淀區的當代城市家園鏈家門店內,落地了鏈家首個社區便利店,至今,鏈家共開出了8個社區便利店。

      鏈家向經濟觀察網透露,未來幾年,便利店的數量將達到500個,按照鏈家在北京的門店數量計算,約1/3的鏈家門店里,都會有便利店。

      對鏈家來說,這場名為“社區鏈接”的戰斗要怎樣打響?

      社區便利店

      3月15日晚六點多,北京當天的沙塵暴,讓空氣渾濁,也讓下班的人群更顯疲憊,還沒到互聯網從業者們的下班高峰期,在北五環外的當代城市家園,只有零星的居民在走動。

      小區東南門的鏈家門店,只看得到里間的一位員工。進門右轉,就是鏈家的首個社區便利店。10多平方米的空間,靠墻放置的冷飲柜印著“真實惠,真平價,1件也是批發價”和鏈家社區的標志,其他的四排貨架上擺滿了貨品,除了常見的飲料、零食、方便食品、米油面、紙巾等,在靠墻貨架的最下方,還擺售著兩款床單四件套。自助收銀機就在貨架旁,基本是無人便利店模式。

      1

      鏈家當代城市家園便利店 程璐洋/攝

       貨架上的大部分貨品和對應的價簽不符,想知道實際價格,需要顧客自己拿去收銀機掃碼。如果還有困惑,可以詢問店內的鏈家員工。

      鏈家員工解釋,目前的價簽混亂是因為總部在換供應商,還沒調整完。

      對于店內貨品的價格,該員工說,比調整之前的折扣期貴了,他拿起一盒目前售價7元左右的趣多多餅干說,之前的折扣價只需要兩三元,“所以我們自己現在都不買了,也在和總部反饋”。隨后,他詢問,是否加入他作為團長的社區團購,“對周邊居民方便實惠”。

      和當代城市家園類似,在北京市朝陽區水星園鏈家門店內的便利店,規模和貨品差不多,只是多了DHC潤唇膏和冰淇淋等選品差異。不同的是,這里不少商品掃碼后仍顯示折扣價,一瓶常見的550ML農夫山泉水售價僅1元。店內員工表示,目前在換供應商,折扣價商品是之前的進貨,售完后會統一價簽。

      除了便利店,水星園鏈家門店內還設置了公共辦公區、公共會議室等空間,免費提供給居民使用。在公共辦公區的墻壁上,還貼著洗衣服務的廣告。

      1

      鏈家水星園店內的共享辦公區 程璐洋/攝

      在該門店大門上,張貼著A4紙打印的“清倉促銷、免費提供共享會議室”等提示,但因為商鋪外立面不透明,即使路過也不容易發現這些空間。

      一位店員說,甚至有大爺來詢問,“清倉促銷”是房子特價嗎?該員工表示,便利店的主要消費,是周邊社區的居民和鏈家內部的員工,“之前米面糧油劃算,商圈經理買了送客戶的多”。

      1

      2

      鏈家水星園店大門的提示 程璐洋/攝

      負責社區便利店業務的,是北京鏈家社區鏈接負責人朱經理。他告訴經濟觀察網,所謂的換供應商,是因為從3月中旬起,鏈家社區便利店由此前的自營,即向供應商買下貨品,自負盈虧的模式,轉變為平臺模式,因此存在貨品調整期。

      鏈家對社區便利店的考量來源于2020年疫情帶來的變化。

      朱經理說,疫情初期,北京鏈家的門店承擔了市商務局統籌的超市到家自提點功能,商圈經理發現,周邊居民有需求。還有居民提出,買菜不方便能否由門店幫送上門,鏈家門店內能否增加售賣等。

      因為周邊缺少大型商超,距離大型超市兩三公里的當代城市家園小區,這類需求尤其明顯,導致這里的鏈家商圈經理會在微信上詢問一些老年人,是否需要去超市捎帶貨品。

      于是從當代城市家園的試點開始,北京鏈家的門店如果滿足店內有20平方米左右的空余空間,同時所在社區周邊缺少大型超市或小賣部、便利店等零售,就可以報名申請落位便利店。

      目前,北京鏈家的社區便利店共8家,還落位了鏈家總部店、龍博店、龍澤城鐵店、新龍城社區南門店、北街家園八區店、水星園店、大興金地格林云墅店內。

      1

      當代城市家園小區,鏈家和麥田門店都提供快遞代收服務 程璐洋/攝

      目標百家

      北京鏈家總經理李峰巖曾表示,鏈家在北京的8家社區便利店收到了積極的反饋,下一步計劃在北京全面鋪開。

      朱經理告訴經濟觀察網,試點的8家門店數據顯示,落鋪便利店后,店內客戶來往頻次高了兩三倍。他認為,這說明社區便利店是真需求。

      同時,北京鏈家表示,即使考慮商品補貼和內部員工成本,在3月10號之前的自營階段的,社區便利店業務仍能收支平衡。

      從3月中旬起,鏈家便利店從自營模式轉為平臺模式,即鏈家提供免費的門店場地,引入負責商品和銷售的合作方,收益雙方分成。因為免除了租金成本,北京鏈家告訴經濟觀察網,會要求合作方的商品售價低于周邊市場的均價。

      鏈家強調,做社區便利店是做平臺,而不是被外界解讀的“跨界搶便利店生意”。朱經理說,“我們可以對接大型商超,大型便利店,鏈家門店可以變成他們的前置倉。”

      李峰巖解釋,平臺是一種開放模式,鏈家門店會成為一個線下的商品開放平臺,商品供應有個篩選程序,鏈家不參與采購、管理、經營,那將會變相增添更多的人力、物力以及財力成本。

      預計在4月中旬,鏈家的社區便利店數量將擴大到20家左右,在今年內,要在北京鋪至上百家,未來幾年的目標是500家門店。

      據鏈家數據,目前其在京門店總量約為1400家。

      對于便利店、共享辦公等空間,在鏈家想象的場景中,會成為城市的會客廳。比如,小學孩子放學后家長沒時間接,可以在鏈家門店里寫作業;老房子不方便會客,可以去鏈家喝茶聊天。

      李峰巖表示,鏈家希望將店面最有價值的面積跟社區的老百姓做共享,讓鏈家的經紀人真正融入社區。雖然這些事跟成交沒什么關系,但未來社區居民有房產需求,會來找鏈家。

      社區鏈接

      一系列動作,在鏈家內部被稱為社區鏈接。

      朱經理解釋,所謂社區鏈接,就是鏈家希望通過一些業態,用便利的服務,增加和社區的鏈接次數,產生更多交互。

      李峰巖對社區鏈接的定義是,“一切動作都朝著‘城市補給站’模式在推進”。他說,門店可以有很多跟社區居民鏈接在一起的生活場景,未來也希望在北京有更多的店面,能做場景化應用。

      鏈家創始人左暉曾表示,在中介交易領域,鏈家的畫面感和路徑非常清楚,但是其他的很多領域,比如裝修、家居、居住服務、消費者社區的服務,畫面感相對模糊。

      目前,鏈家對社區鏈接業務沒有明確的盈利要求,而是用“慢生意、看長遠回報”等具有鏈家風格的語句來提出目標。

      除社區便利店業務外,鏈家表示未來的線下門店形式將更多元,平臺開放力度更深,以吸引各行業、各領域合作方入駐。

      鏈家的野心,不止便利店。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運營報道部記者
      對人與故事感興趣,關注地產及其背后的商業。工作郵箱:chengluyang@eeo.com.cn
      国产欧美国日产,国产久热在线观看视频,欧美另类高清ZO欧美,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