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mxtns"><progress id="mxtns"></progress></ruby>

<tt id="mxtns"></tt>
  • <cite id="mxtns"></cite>
  • <rt id="mxtns"></rt>

    <cite id="mxtns"></cite>
  • <tt id="mxtns"></tt>
    1. 黃崢卸任了,想去制造蛋白質機器人

      2021-03-22 11:18

      微信圖片_20210322111411

      傳統觀念下,大公司創始人往往大部分時間都肩扛著整個公司的運作發展,在以速度和效率為主導的現代商業競爭中更是如此。不過,其中仍有不少科技企業家試圖逃離,去追尋屬于未來主義的夢想。

      比如,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稱得上是當代的“互聯網科學家”。這位愛好香車、美女,行止“不羈放縱愛自由”的企業家,以探索發展各種前沿技術聞名。還有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則宣布將于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亞馬遜CEO職務,投身于Day one基金、貝索斯地球基金、藍色起源計劃等。

      相比于國外企業家的“狂人style”,拼多多創始人黃崢更像是鏡子的另一面。他低調、樸素,喜歡閱讀思考,甚少面對公眾和媒體,他更想成為一位嚴謹的科學研究者,或者僅僅是“科學家的助理”。

      3月17日,黃崢發布2021年度致股東信,宣布董事會已批準其辭去拼多多董事長職位。同時他承諾,個人名下的股票在未來三年內繼續鎖定,不出售。黃崢表示,辭任后將專注于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為拼多多未來十年高速高質量縱深發展探索新空間。

      他舉例展望了自己將長期致力的科研領域——通過對農產品種植過程的方法的控制,探索對馬鈴薯、番薯、西紅柿等潛在的有害重金屬含量進行有效控制,同時對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進行可控的標準化提升等。

      當日,黃崢及拼多多創始團隊還發起了繁星公益基金——向浙江大學捐贈1億美元設立繁星科學基金,首批項目將包括“超大規模實時圖推理機研究”“重大腦認知障礙的閉環調控研究”“腫瘤免疫新抗原研究”和“細胞培養人造魚肉研究”等前沿科技研究。

      諸多“卸任”企業家投入科技研發

      聚焦當下,最受關注的領域莫過于關乎每個人生命安全的疫苗研發。2021年1月27日,比爾和梅琳達·蓋茨發布了他們的2021年度公開信《這一年,全球健康與你我休戚與共》。

      比爾·蓋茨表示,“疫苗研發速度之快讓我印象深刻。全球目前有許多候選疫苗,這些疫苗正處于不同階段,已生產的數量和監管部門提供的數據各不相同,但情況比我預想的要好。”

      對目前備受關注的新冠病毒變異的問題,比爾·蓋茨表示,可能發生的情況是,面對變異病毒,有效性較高疫苗的有效性也許會降低一點,有效性偏低疫苗的有效性會降低很多。

      自成立之初,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便相信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過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迄今為止,蓋茨基金會已經為抗擊新冠疫情承諾投入17.5億美元,用于支持合作伙伴進行疫苗、檢測工具和藥物的開發和公平分配等工作。

      另外,屢次因為個人語言與行動吸引全球目光的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也積極投入到除了汽車與航天之外的技術創新領域。2021年2月,特斯拉和SpaceX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宣布,他將捐贈1億美元(約合6.4億元人民幣),用于獎勵能夠捕獲二氧化碳的最佳技術。

      為什么需要碳捕集?在過去的10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急劇上升,導致了前所未有的全球變暖和氣候變化。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目前全球約有20個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項目在進行商業化運作。

      同年2月,在亞馬遜股價和個人財富都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之際,貝索斯急流勇退,宣布將于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亞馬遜CEO職務,投身于Day One基金、貝索斯地球基金、藍色起源計劃、《華盛頓郵報》和其他所熱衷的事業之中。

      此外,Google公司創始人之一拉里·佩奇也重磅投資了飛行汽車公司Kitty Hawk和BlackFly,Google X實驗室多年致力于探索科技未知,以人類愿景為驅動力,開展基礎科學和創新性技術研究。Google公司聯合創始人之一謝爾蓋·布林投資的貨運飛艇公司則于2020年8月完成首單銷售。

      泥土與星空,基于農業的科技探索

      在關于“創新驅動發展”的重大論斷下,更多的中國新一代互聯網企業家投身于支持前沿科技發展、探索未來世界的“星辰夢想”中。

      而拼多多則是國內創新發展企業陣列中,以農業起家、多范圍發展突破的典型代表。扎根三農的新電商平臺拼多多是目前國內大型的農產品上行平臺,依托“農地云拼”等技術創新體系,直連農業生產者1200萬人,累計帶貧人數超百萬。

      2020年,拼多多實現2700億人民幣農副產品銷售額,再次實現三位數的同比增幅。在今年2月的全國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拼多多作為互聯網代表獲頒“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

      從“最后一公里“到”最初一公里”,拼多多對農業的探索不斷向源頭追溯,與國內外多個頂級科研機構和院士專家等科研團隊展開深度合作,在科學種植、農業物聯網、無人溫室、智慧農業等領域持續投入,希望幫助農民增收,助力農業升級。2020年10月,拼多多與趙春江院士團隊建立戰略合作,聯合創立“智慧農業協同創新中心”,探索小農生產模式下,如何建立從數字化生產到品牌化銷售的全產業鏈條。

      微信圖片_20210322111402

      農業是拼多多的安身之本,也是拼多多的星辰大海。隨著國家全面啟動鄉村振興戰略,拼多多也將進一步加大在農業領域的持續投入。同時逐漸以農業為基礎向外延展。自2018年至2020年,黃崢連續發表三封致股東信,清晰地闡述了他在拼多多不同發展階段的思考重點。

      其中,第一封信講述了拼多多是一家做什么的公司,第二封信開始描述人類所處的“新時代”,第三封信黃崢用方程及定律來闡釋他所理解的世界,同時文中夾雜了一些偏哲學式的、句型較為復雜的描述性表達,而且主題又變成了“時間”。

      卸任董事長之前,2020年7月,40歲的黃崢以致全員信的方式宣布卸任消息。伴隨此次調整,黃崢表示,將按照IPO時的承諾,連同創始團隊一起,捐贈約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公益基金”,旨在推動社會責任建設和科學研究。該慈善基金為不可撤銷的慈善基金,由獨立受托人管理,保證慈善基金的所有資產全部用于公益用途。

      該慈善基金之名所以叫“繁星”,緣起于某一個夏夜,黃崢在步行的時候,仰頭看到夜空里的漫天繁星,便忽然想起文森特•梵高的一句話——“我不知道世間有什么是確定不變的,但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會開始做夢。”

      通過三封致股東信,可以明顯看到黃崢觀念的顯著變化。卸任之后,黃崢表示將走更多的路,讀更多的書,試圖抽離出以效率和規模為主導的商業競爭,最大可能地關心糧食和蔬菜,將更多的精力用于對于長期主義的價值追求,回歸到與生命最本真的思考,及如何在最根本的問題上采取行動、尋找答案。他對農業科技、蛋白質和生命科學充滿了好奇。

      微信圖片_20210322111355

      圖片

      此次,黃崢及拼多多創始團隊向浙江大學捐贈1億美金,設立繁星科學基金,首批項目恰好包括了計算與生物、醫療、農業、食品等交叉領域的基礎研究及前沿探索,遙相呼應了黃崢在3月17日致股東信里對于未來的暢想——將專注于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前沿研究。

      圖片

      想去制造蛋白質機器人的互聯網企業家

      黃崢及創始團隊的“繁星”公益基金項目的布局領域透露著在國際性科技競爭格局下,來自中國的社會力量正在發揮更大的力量。除了生命科學之外,農業科技、蛋白質等未來應用場景也是重要的科技擴展方向。

      2021年3月17日,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和繁星公益基金簽署捐贈協議。以項目中的“面向超大規模實時圖推理機研究”為例,具體來說,與普通數據相比,時序大數據最大的特點就是帶有時間戳,基于時序大數據,不僅可以把歷史數據都留下來,實時產生的數據也源源不斷流入。

      陳純院士表示剛產生的“熱數據”最具價值,分析處理越及時,越能最大化數據的價值,特別是在5G時代。但目前國內外較為成熟的流式大數據處理技術框架和分布式圖計算框架都不足以解決多源異構超大規模動態時序圖的實時計算和智能推理的需求。

      超大規模實時圖推理機研究對很多行業都至關重要,如金融風控中如何毫秒級判斷這張卡是不是被盜刷了,城市交通系統如何實時決策紅綠燈策略確保道路暢通等。

      基于時序圖數據,可以有效分析數據中實體間的關聯關系并推理判斷,然而,在實時應用領域對關聯關系的推理判斷需要具備實時性、準確性及靈活性。因此對大規模動態時序圖實時處理技術的研究與應用推進具有極大的現實意義。

      情感障礙疾病是困擾全世界的重大難題,也是繁星科學基金首批贊助的研究方向之一。以抑郁癥為代表的重大情感和精神障礙已成為僅次于心腦血管疾病的人類第二大疾患,目前,全球各國都在積極探索將“腦機接口”用于腦部或脊髓損傷的患者康復治療,希望幫助患者恢復損傷的聽覺、視覺和肢體運動能力等。

      如Facebook于 2019年8月推出一款無創型腦機接口可穿戴設備,能夠解碼佩戴設備的人聽到和說出的詞語及對話,幫助有語言障礙的殘疾人恢復溝通能力。2020年12月,浙大科研團隊成功利用自主研制的植入式腦機接口技術,幫助一位七旬老人用意念指揮機械手臂喝上了可樂。

      同樣的,作為成功的互聯網企業家,黃崢還在最新的致股東信里,也提出了類似的科學狂想——

      “比方說,通過對農產品種植過程的方法的控制,我們是否有可能對馬鈴薯、番薯、西紅柿等的潛在有害重金屬含量進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時對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進行可控的、可標準化的提升?如果以后有一種西紅柿,每一顆都含有最適合我們身體的VC等微量元素,那我們的生活質量是否就會有明顯的提高?”

      “再比如,如果我們能夠比較透徹的了解不同的植物蛋白和動物蛋白在攝入人體后的變化和作用,進而通過植物蛋白來合成生產出肉的替代品,那這種新的素雞2.0是否有可能成為更健康、更綠色的穩定供給?”

      他又發出疑問,“如果我們再進一步,深入到蛋白質結構及在人體內的性狀的研究,我們是否有可能沿著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的分子機器的道路,進一步研究出蛋白質機器人,可以進入到人的腦部血管進行疏通,避免中風?”

      最后又有些回到了少年時代的初心 “如果我努力,把中學里最喜歡的化學、大學里學的計算機、工作中學習的經營管理結合起來,我天真的想,說不定也能再做出點有意思的事兒。成不了科學家,但也許有機會成為未來(偉大)的科學家的助理,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

      這似乎早有端倪,黃崢曾引用畢業于西南聯大的詩人穆旦《冥想》中的這句話——“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回顧,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亙古的荒漠。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進入2021年,黃崢堅信要去“完成普通的生活”。當然,事實上這并不普通。

      你可能還想看

      熱新聞

      電子刊物

      點擊進入
      国产欧美国日产,国产久热在线观看视频,欧美另类高清ZO欧美,免费做免费做人爱视频的网站